中国工业报社主办 |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新闻 部委动态 区域 企业 人物 装备制造 原材料 消费品 信息产业 军工 汽车 名牌 会展 协会 视频 图片 商讯 数据服务 电子报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新闻 > 专题专栏 > 上上电缆

上上之路(连载十)


文章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中国工业报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22日  

    中国工业报记者 严曼青
    还有一个模拟核电站发生事故的试验项目(称为LOCA 试验),开展起来也是十分费劲。由于开展试验的这家试验室尚未做过电缆LOCA 试验,相对缺乏经验,尤其是电缆从压力容器中穿出时的密封工艺还不成熟。以至于在第一次试验期间,密封端头竟然从压力容器中飞出,压力容器中的压力有5 公斤多,密封端头是金属的,足有1 公斤重,飞出来的端头把对面的压力容器外壳砸了一个很深的凹坑!好在当时没有人从旁边经过。为了监测试验过程中的数据,在连续一个月的时间里,时任项目工程师凌国桢吃住都在试验室,回忆起那次试验时的情景,他说得最多的就是:“每次从LOCA 炉(就是那个装蒸汽的压力容器)旁边经过去测电阻,都提心吊胆的,就怕密封端头又飞出来!”。

    2006 年9 月17 日,在国防科工委的主持下,上上电缆研制的二代核电K1 类电缆产品鉴定会在溧阳召开,15 位核电业内专家通过现场审查,认为上上电缆研制的二代核电K1 类电缆已经达到设计规范要求,能够满足壳内环境的使用要求,一致同意通过鉴定。该鉴定会的成功召开,也标志着国内第一家能够生产K1 类电缆的企业诞生!

10.10.10.jpg
上上电缆自主研制的中国首批国产K1类核电缆发货仪式

    产品完成鉴定的同年年底,上上电缆获得了二代核电K1 类电缆的首批订单。该批订单于2007 年2 月,顺利通过核电秦山联营有限公司和核工业第二研究设计院相关领导、专家的验收, 运往秦山核电站投入使用。第一批K1 类电缆的成功供货,终于填补了国内不能生产K1 类电缆的空白,打破了同类产品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为我国电缆行业的长远发展掀开了新的历史篇章,更为上上电缆在核电领域的发展掀开了新的一页!

    2007 年K1 类电缆又迎来了第二批大订单,出口巴基斯坦C2 项目。和第一批订单一样,客户要求春节后交货。由于K1 类电缆材料的特殊性,研发小组成员只能边生产边摸索工艺规律,进展很不顺利。为了保证节后能够正常交付合同,项目组人员放弃了春节休息时间,大年初二就和分厂员工一起投入到K1 类电缆生产中。至今,时任技术中心主任李斌(现为集团总工程师)回忆起2008 年临近春节前的一个加班夜,仍然感慨万千。那天, 李斌带着大家在南厂区5 号化交上进行工艺改进验证,当问题得到解决,大家拖着兴奋而又疲倦的身体走出车间时已是凌晨3 点多了,糟糕的是外面已经下了厚厚一层雪(后来知道2008 年的那场雪是南方多年不遇的一次大雪),那一晚,大家都是走着回家的。

    K1 类电缆的供货,迅速带动了K3 类电缆的供货。2008 年, 在K3 类电缆完成升级开发后的第三个年头,上上电缆在深圳中广核大亚湾基地签订了金额超过5 亿元的红沿河/ 宁德/ 阳江项目LOT73 电缆供货合同,成为当时中国核电建设发展史上最大的电缆合同,也是公司40 年发展史上取得的最大订单。2009 年在北京又与中核一举签下了方家山/ 福清/ 昌江/ 田湾项目10 个机组的K3 类电缆供货合同。

    到2017 年,上上电缆已为国内34个机组大批量供应过核电缆,国内每个已建和在建的核电站项目都有使用。至此,上上电缆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内核电缆第一供货商。

光芒闪烁的三代核电缆

    2006 年,为了解决核电建设中存在多头引进,技术路线、标准不统一,自主化、国产化进展迟缓等问题,国家决定专门成立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此引进吸收美国西屋公司的AP1000 技术,形成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自主化的实施主体。2009 年12 月, AP1000 技术的两个依托项目——浙江三门核电站两台机组和山东海阳核电站两台机组相继开工,AP1000技术方案开始进入施工阶段。

    2010 年,国家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就世界首批四个堆三代核电AP1000壳内和壳外两大块电缆的研发和制造向全世界发出招标, 上上电缆同时参加了壳内和壳外电缆的竞标。

    当时,参加壳外电缆竞标的国内外企业共八九家,其中国内企业六家。参加壳内电缆竞标的国内外企业有四五家,其中国内企业二家。竞争局面可谓是强敌如云,世界一流电缆制造商也参与了竞标,尽管如此,上上电缆仍然包揽了除仪表控制电缆之外的所有壳外电缆的合同。

    由于以前国家在壳内电缆采购上一直有采购国外产品的惯例,因此上上电缆此次竞标壳内电缆主要是从参与角度出发,对结果并未抱有太大期待。最后的开标结果也验证了上上电缆的预期,一家美国公司中标壳内电缆合同。

    2010 年12 月30 日,上上电缆与国家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就三代核电AP1000 自主化依托项目4 台机组动力及控制壳外电缆合同正式签约,合同金额超过2 亿元。

    正当上上电缆在壳外电缆合同签订以后一门心思地进行研制和准备工作的时候,没想到3 个月后,出于对壳内电缆技术难度和风险的考虑,那家美国公司突然弃标,而且连投标保证金也不要了。

    AP1000 壳内电缆正“等米下锅”,美国公司却突然撤出了, 国核公司非常焦急,立即召开供应商紧急会议。虽然AP1000 是美国西屋公司设计的三代堆型,但该三代堆型的核电机组却是在中国浙江三门1 号机首次投入商用,与之配套的AP1000 壳内电缆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在这一点上,国内外企业都处在同一起跑线,即严格按照AP1000 要求进行设计制造。在美国公司弃标的情况下,一些国外公司也顾虑技术难度和风险不愿意参与,而国内公司也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时间,国核公司竟找不到一家愿意接手的供货商。

    上上电缆是二代堆型K1 类核电缆国内唯一的供货商,最后国核公司将希望寄托在上上电缆身上,希望由上上电缆承担起自主研发AP1000 壳内电缆、打破进口限制、实现替代进口的重任。当时参加会议的王松明深感此事关系重大,回去后即刻向董事长丁山华汇报。

    关于是否接手壳内电缆订单,上上电缆的中高层管理者连续进行了两周讨论。主张接手的一方认为,除了政治意义重大之外,该类电缆技术含量高,一旦做出来之后会极大地提升上上电缆在世界同行中的地位;反对方认为,该类电缆要求高,一旦失败,不仅上上电缆多年树立的品牌将受重创,而且可能影响我国重大工程三代核电站的建设进度,接单风险巨大,失败后果严重。

    此时早已成为电缆行家的丁山华对于AP1000 壳内电缆技术上的风险是很了解的,但是从个人以及对国家感情的角度来说, 他打心底里支持接单。国家对他来说,不仅是一种依靠,更是他们那一代人感情的依赖和寄托。当国家召唤他们时,他们立刻就感到自己所负有的不可推卸、义不容辞的责任。因此,丁山华由衷地珍惜这样一个机会,发自内心地愿意奋不顾身地去报效国家。

    2011 年4 月14 日,受丁山华委派,王松明代表上上电缆与国核工程有限公司签下三代核电AP1000 自主化依托项目壳内电缆供货合同。

三代核电缆技术之难

    世界上第一座三代安全型核电站用壳内电缆,因其技术之高、制造之难、标准之严苛被誉为电缆行业“皇冠上的明珠”。

    AP1000 属于三代核电站安全堆型,相比二代、二代半堆型,对壳内电缆的要求更为严苛。

    一般的电缆寿命要求为30 年,二代半堆型的要求为40 年, 而AP1000 的要求则是60 年,如此“长寿”的电缆对制造材料的选用和创新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除此之外,耐极端酸碱要求、耐高辐射要求(比二代堆型增加了2.88 倍)以及耐事故冲击能力都对电缆的承受能力提出了挑战。以上每一项试验都是指标的极限值,每一项要求都非常苛刻。然而,AP1000 最难的却不是这些单个的试验项,而是这些试验单项的叠加!难度可想而知。

    除了性能要求高之外,试验单位的寻找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有一些试验项目在国内无法找到符合要求的试验单位,只能送到国外进行。例如高温射流冲击试验项目,由于送外进行试验,耗费惊人:4 天4 次冲击试验,一次冲击20 秒,每次冲击试验耗资50 万美元,共支付试验费用200 万美元!除了多次繁杂的试验之外,核电缆的成功试制还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技术沟通之路。

    AP1000 与其他核电站不一样的地方,原设计方在美国,因而任何技术工作的沟通和协调,只有获得美国设计方的认可,才被认为是可接受的。溧阳没有越洋视频设备,所以每次都必须前往上海国家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借用他们的国际视频会议室。中美存在12 小时时差,因此每次只能选择清晨或傍晚与美方沟通, 还要克服语言障碍。对于中方团队来说,每一次越洋会议都是一个劳心劳力的过程。有一次,王松明晚上和美方开完视频会议后, 约好第二天清晨继续。由于涉及指标变动,王松明连夜从上海赶回溧阳,又在第二天开会之前赶回到上海会场。王卫东是当时接送的司机,当王松明告诉他,晚上12 点钟上车回溧阳,第二天早上5 点就得出发时,王卫东直呼:不要命了!那段时间,差不多每周都要开一两次这样的沟通会,而且持续了大约半年时间。

11.11.11.jpg
上上电缆自主研制的世界首堆AP1000壳内电缆交付仪式

    2014 年3 月15 日,这是一个值得载入上上史册的日子。这一天,上上电缆历经千辛万苦研发的AP1000 壳内电缆项目要进行技术成果鉴定。

    来自中核、国核、中广核等单位的15 位专家,在认真听取该项目的技术总结报告、鉴定试验报告,审查鉴定文件,考察企业科研、生产现场并经充分讨论后,一致同意上上电缆的AP1000 壳内电缆通过技术成果鉴定,并在鉴定意见中明确该新产品“填补了国际空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当鉴定委员会主任叶奇蓁院士宣布完上述鉴定意见时,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参加AP1000 壳内电缆项目研发的同志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上上电缆历年来开发的新产品很多,其中也不乏填补国内空白的产品,但填补国际空白的,之前尚未有过,这是第一次!

    然而就在这一天,有一个人却再也不能到场了。他就是核电缆研制的带头人王松明。2012 年9 月17 日上午,王松明因攻克AP1000 壳内电缆研发难题,在胃切除三分之二的情况下,仍夜以继日,导致旧病复发, 最终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牺牲时,已解开了三代AP1000 壳内电缆的核心技术难题。这一天,距世界首堆AP1000 壳内电缆正式交付,仅差7 个多月。那时,他年仅50 岁。王松明带着对企业和核电事业无限的爱远去了。对此, 丁山华无比感叹:“我交给松明的任务,他都完成了,就是身体健康的任务他没有完成,这是我的痛,也是上上人的痛。”王松明将他的名字永远留在了中国核电事业的史册中,用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实干精神,展现了上上人追求卓越、永无止境的精神风貌。

    时任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王炳华动情地说:“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仅仅依靠自身力量攻克这样一个世界级技术难题,绝对是中国核电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国家应该感谢你们!”

独领风骚的四代核电缆

    当国内三代核电站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时,更为先进的第四代核电技术正在悄悄走来。

    2014 年9 月,第四代核电高温气冷堆向全球发出了所需电缆的招标公告,这也预示着四代核电正式面对电缆提出了需求!

    第四代核电对电缆的要求,除了核环境条件与二、三代相类似之外,还有一项特殊要求:部分电缆需在80 ~100°C高温环境下保持正常工作。

    针对这样的特殊需求,上上电缆给招标方出具了一份如何设计满足高温环境下使用要求的核电缆的评估分析报告,并附以详细的解决方案。

    招标方对上上电缆提供的评估分析报告给予了高度认可,不仅没选择国内其他单位承接该项目,而且也没有选择国外很有竞争力的两家企业(都是全球规模排名中数一数二的企业),唯独把该标(包括K1 类和K3 类电缆)全部授予了上上电缆。这也是对上上电缆方案设计优势及日益凸显的技术实力的认可!

    2015 年1 月5 日上上电缆与招标方中核能源正式签订K1 类和K3 类电缆合同,这标志着上上电缆在四代核电项目建设中又率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想了十年的超高压电缆

    “超高压这个项目,老丁其实想了十年”,上海电缆研究所的总工程师毛庆传深知丁山华的心思。

    确实,在丁山华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愿望。上上电缆经过40 年发展,已经进入行业前列。35kV 以下的电缆产品应有尽有, 但35kV 以上的高压、超高压尚无涉及。这对于时时力求完美、事事追求极致的丁山华来说,无疑是种缺憾。把上上电缆做成产品“全能厂”,是丁山华一直以来的心愿。“我们厂就得像中药铺, 客户来了想要什么有什么,我一次给你配齐,你不用跑第二家。”不过,想归想,由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丁山华的这个想法也终归只是想法。

    2008 年,西厂区出现了20 多万平方米的空地,丁山华一直梦想上超高压的想法油然而起。然而,在当时的环境下,2008 年上超高压电缆项目似乎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2008 年,金融危机的烽烟首先在美国燃起,房贷两大巨头股价暴跌,由美国政府接管,华尔街的投资银行接二连三地倒下, 实体经济受到很大冲击,随后美国金融海啸波及全球。2008 年7 月份,国际、国内铜价出现明显下跌趋势。10 月份,国内铜价更是从年初的每吨8 万元暴跌到2 万元。作为用铜大户的电缆行业受到剧烈震荡。

    就在这种艰难而困惑的时期,上上超高压电缆项目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

    不少知心朋友劝丁山华:“老丁啊,何必呢,你都60 岁的人了, 何必投这么多钱,担这么大的风险?”另有一些人断言:“你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将来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垮掉!”个别人甚至说:“看他上得快,看他本事大,将来垮得快着呢!”那一段时间对丁山华来说,真是备感压力和煎熬。

    另外,从当时的行业投资情况看,一些企业已经具备超高压电缆的生产能力,国内相应的生产线也较多,再过几年很可能面临产能过剩的局面。超高压电缆项目到底上不上?丁山华连续召开几次会议,而高层管理者之间的意见并不统一,且双方争论激烈。

    于是丁山华跑到外面去调研,广泛征求行业领导和专家的意见,还专门为此去江苏省电力公司拜访咨询。一位省电力公司副总惊讶地看着他说:“哦?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上超高压?我还以为你早就上了呢。好多电缆厂都上了。”他接着说:“不管人家该不该上,你是应该上的啊。”这话把丁山华说得一愣,他赶紧问:“为什么呢?”这位副总说:“如果人家要上,我没把握, 但你们要上,我是要支持的,因为我看你们是实实在在做事的人。”

    回来之后,丁山华接着又召开内部论证会,仍然是不说话,只是翻来覆去地听大家说,提议上的,有哪些理由;不同意上的, 又有哪些理由。

    在最后一次讨论会上,丁山华开了口。他首先自问自答,上上电缆有没有实力?回答是:有。1990 年之后,房地产业一直是我国经济发展的热点,房地产投资也成为资金追逐的焦点。在许多企业热衷于房地产以及多元化经营之际,丁山华却一门心思地扑在电缆上,没有介入任何其他行业。其实面对炙手可热的挣钱机会,丁山华也不是没有心动过,但是他想,主业还没做好,怎么能去做其他行业?一旦从事其他行业,在电缆领域也许就成了外行,无法在电缆行业驾轻就熟。就这样,多年坚守,上上电缆积累了资金实力、技术实力和工艺制造实力,逐渐形成专业化、精品化、批量化的竞争优势。

    接着再分析行业的实力。丁山华认为,电缆行业是个好行业。即使是在美国这样的西方发达国家,电缆不是他们着力发展的主行业,但始终保持一定的用量。这说明,只要地球不毁灭,电缆行业就灭不掉。为此,丁山华提出:“路在自己脚下,命在自己手中,投入有风险,关键看把握。”“别人能生存,我们不能, 只能说明我们无能;别人活得好,我们活得差,还是说明我们无能!”

    讲完这两段话,丁山华果断拍板:上!

    2008 年8 月8 日,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第二十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隆重开幕;而这一天,对于上上电缆来说,也同样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决定上马超高压电缆项目。

    当时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国家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在2009 年实施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启动了4 万亿元投资。按照计划, 2009 年和2010 年,国家电网投资5 500 亿元用于城农网建设与改造,由此拉动冶金、建材、电气和电缆制造等行业快速发展。

    上上电缆的超高压项目出人意外地赶上了潮流。

12.12.12.jpg
上上电缆超高压生产车间

    2010 年1 月22 日,丁山华作为人大代表参加常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小组讨论时,时任溧阳市市委书记韩立明提议丁山华发言,丁山华用“经历了惊险,收获了惊喜”这句话概括了他一年中宛若过山车般的投资经历,没想到后来这句话被带到了北京。在2009 年3 月5 日召开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三次会议时,胡锦涛总书记来到江苏省代表团座谈,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韩立明在汇报溧阳企业状况时借用了这句话, 受到了与会者的普遍好评,并引起《人民日报》记者的关注,要求引用这句话作为新闻标题。座谈会当天晚上,韩立明打电话给丁山华:“老丁啊,我侵权了,我把你说的话带到北京了,大家评价都不错,这种经历不光是你们,全国的企业都有同样的感受啊。”

    后来数次回望此次投资,丁山华都有一种“幸亏如此”的感觉: “如果当时不上,现在恐怕也没这个勇气了。”从财务成本上来说,2008 年底无论是原材料价格还是工程建设造价,都是那些年的低点,而且由于当年基建项目少,施工队速度也得以加快。如果换一个年份,项目造价就不是当时那个数目了,大手笔投资将面临更大风险。不过,用丁山华自己的话来说,这次投资“既是一种底气,也是一种必然”。没有超高压电缆,上上的产品品种就不全;没有高压立塔,与行业的先进技术相比就存在差距;没有超高压电缆,上上就不完美,超高压电缆就是在为上上画龙点睛。所以,投资超高压项目,是迟早的事情。而在2008 年那样一个特殊时期进行投资,充分凸显了丁山华的胆识与智慧。像上上历次新产品投资一样,超高压电缆项目的研发、投产、销售同样环环相扣,仅仅两年之后,110kV 超高压电缆在投产首年即实现销售600 多公里。到2012 年月,220kV 超高压电缆试制成功, 随即又开展500kV 超高压电缆的研发生产。高压、超高压电缆相继研发成功,标志着上上产品的研发、生产水平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上上发展史上又树立了一个新的里程碑。自此,上上电缆正式涵盖从220V 电线到500kV 超高压电缆的全系列产品,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力电缆产品无禁区的研发生产企业。

(未完待续)

 共1页  1 

 文章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中国工业报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工业报社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尚和律师事务所 闫风翥 李屏

报社地址:北京市百万庄葡萄园1号  邮政编码:100037  广告:010-68349303  发行:010-88382373 010-68334731  网站:010-68334725 、88368486-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