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报社主办 |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新闻 部委动态 区域 企业 人物 装备制造 原材料 消费品 信息产业 军工 汽车 名牌 会展 协会 视频 图片 商讯 数据服务 电子报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新闻 > 专题专栏 > 上上电缆

上上之路(连载七)


文章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中国工业报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22日  

    中国工业报记者 严曼青

第三章

沉浮(1992 - 2000 ) 

    溧阳电缆厂的命运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来到了一个拐点。

    如果没有丁山华的再次出现,溧阳电缆厂这个地方集体企业就很有可能顺着拐点往下走,甚 至可能走向终结。

    然而,命运再一次垂青了他们。

——题记

丁厂长调走

    新中国建立以后,不仅保留了“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同时逐渐形成“商而优则仕”的人才选拔方式。特别是改革开放后, 从企业中选拔党政干部,即从优秀企业负责人中选择“内行”以加强经济建设的做法并不少见。

777.jpg

    1992 年对于全国各行各业来说,都是一个崭新的年份。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中国经济由此进入加速发展阶段,各项投资明显加大。同时, 国有企业改革再往前迈步,再一次扩大了企业的经营自主权,进一步激发了企业的活力。

    这一年对于溧阳电缆厂来说,也是一个标志性的年份,当年, 其产值过亿元,比1991 年增长64%;销售收入8 500 多万元,同比增长61%;利税总额1 088 万元,同比增长55%;员工人数也首次超过500 人,全员劳动生产率达到21 万元/ 人。

    1992年,溧阳县电缆厂产销双超亿元,企业组织员工到溧阳市政府报喜

    1992 年3 月,正当电缆厂在丁山华的带领下规模越做越大, 发展红红火火之时,从溧阳市政府传来一个消息:对丁山华同志给予重用,将其提拔为溧阳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工业。

    这一次,丁山华又像当初离开机电厂那样难以割舍。

    1983 年到1992 年这十年时间,在丁山华的带领和努力下, 这个产值仅400 万元的县属集体企业,一举发展成为产值过亿、利税过千万的中型企业,成为全市工业企业的楷模。这十年, 丁山华给企业攒足了家底。十年间,企业技术改造累计投入资金2 000 多万元。截至1992 年,企业积累达七八百万元。尽管心有不愿,但是丁山华选择服从组织安排,到市经委上班。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丁山华离开的这三年,面对全国线缆企业快速兴起、产能扩张的利好形势,溧阳电缆厂的经营却急转直下。原来,在企业内部,由于改革没有进一步深化,企业管理制度没有严格执行,出现内忧外困的局面,企业各项经营指标在1994 年全面下滑。1994 年,电缆厂的产值为1.2 亿元,比1993 年下降16%;销售额为1.1 亿元,同比下降12%。利税的下降幅度更大,高达67%,1994 年的利税总额只有536 万元。利润则在一年的时间内,从301 万元下降到只有仅仅7 万元,比1993 年下降98%。从这个盈利水平来看,已经退回到20 多年前,即使是转产为电线厂的1971 年,当年的利润额都是1994 年的两倍多。加之几个基建项目同期开工建设,对市场销售、企业管理等方面顾及不到,到1995 年,溧阳电缆厂的情况继续恶化。当年1-2 月, 亏损已经达到179 万元。电缆厂又走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

二度进厂

    1994 年9 月,溧阳市委组织部找到丁山华,告诉他目前溧阳电缆厂情况不佳,希望他能回去主持工作。

    丁山华听后一愣。从1992 年3 月调任经委副主任,他在机关待了近3 个年头,已经逐渐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方式。突然又让他回工厂,他又将面临一次意料之外的调整。第一次谈话,组织上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丁山华的想法,并没有马上下调令,因此丁山华答应先回去考虑一下。一个月以后,组织部又一次找到丁山华,表示电缆厂和组织上都希望他能回去,问他考虑得如何。其实第一次谈话之后,丁山华回去想了好几天,对于电缆厂的境况他也有所耳闻。作为电缆厂的前任厂长,感情上他觉得应该回去,如果能把局面扭转过来,岂不是一件好事?但另一方面,他还有个小小的私心,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各种荣誉称号一直伴随着他,万一回去不能有所改变,他的声誉岂不是要毁于一旦?他把这种担心告诉了组织部门,并决定暂时不回去。

    转眼到了1995 年,从上次谈话之后组织部再没有找过他, 丁山华以为回厂的事已告结束。3 月底,他带领经委一些部门的人员到外地去参观学习改革经验。有一天晚上9 点多钟,一个电话打到他所在的宾馆,市经委人事科长通知他,第二天早上9 点回办公室,市委书记要找他谈话。丁山华忙问是什么事情,人事科长说可能是他调动的事情。丁山华说,他已经向组织说明了他的想法,不太想回电缆厂。人事科长告诉他,这件事情组织上可能已经决定了,他还是赶快回来为好。虽然出差地距离溧阳只有一二百公里的距离,但那时候的路况、车况远没有现在好,为了按时到达溧阳,丁山华第二天早上5 点钟就起床往回赶。

    溧阳市委书记对丁山华说:“老丁啊,我这次找你谈话不是代表我个人,是代表组织。以前征求过你的意见,你不想去,组织上也不勉强。但这次不同,电缆厂真的是到了非常困难的时候, 因此组织上希望你能回去。”丁山华明白,这一次,回去担任厂长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丁山华表态:“我服从组织安排。”于是,丁山华又一次来到电缆厂,身兼经委副主任和厂长两职。

    丁山华到任第二个月便发现了端倪。虽然1994 年的报表中有几万元的盈利,但实际上企业内部亏空得厉害。再看看当月报表,丁山华更是纳闷,为什么当月产销量比上个月还高,而报表却显示亏损?见此,财务科长不得不如实汇报:上个月实际上是亏损的,账面是虚账。原来积攒下来的家底已被全部掏空,这其中也包括1992 年丁山华离任时留下来的七八百万元。知晓实情后,丁山华不再言语。他明白,等待着他的,将是一次更加严峻的考验。

扭亏为盈

    1995 年3 月底,丁山华再次出任电缆厂厂长。

    又像第一次去电线厂一样,电缆厂的上级主管部门溧阳市机械冶金工业公司经理杨山保带着丁山华来到电缆厂,交给他一个烂摊子。

    再次回到曾经工作十年的工厂,丁山华发现一切都变了。

    “第二次回来以后就好像红色革命根据地的共产党员到白区工作,跟那里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丁山华到车间一看,发现到处都是问题,“鬼怪式的操作工,设备该动的不动,不该动的都在那里摇摆,该加油的地方不加油,不该加油的漏得满地都是。到车间走一圈,就像从沙漠里出来一样,满身尘土”。

   丁山华问车间主任:“你把车间管成这样,不想混了?”车间主任很为难地回答说,现在全厂上下都是这种情况,大势所趋, 他也无能为力。这位车间主任是丁山华原先在任时提拔起来的中层干部,他告诉丁山华,现在厂里人心都散了,有能力的各自找出路,没能力的能捞一把是一把。“你回来晚了。”这位车间主任不无担忧地说。

    摆在丁山华面前的是一团乱麻,管理混乱、人心涣散、企业亏损,如何理清这团乱麻?丁山华认为,一切症结都来自于企业的亏损,由此导致人心涣散,企业难以为继,银行也没有信贷支持。因此当前关键就是止住亏损,于是他提出了“增产节约、增收节支、共渡难关”十二字方针。

    和以前不一样,丁山华这次回来,首先做的是“减法”。他首先叫停了正在改扩建的厂房,当时地基都打好了。后来又让正在建设的办公大楼停工。“我们又不是搞房地产,不能要个空房子, 车间是要产生效益的,这样的项目必须要停。”跟当时整体经济环境以及电缆厂大干快上的形势相比,丁山华的这一举动相当于开了个“倒车”,很多人强烈反对。

    遇到阻力的丁山华,找到当时的溧阳市副市长赵忠保寻求支持,“这个车间必须要停,不然就要把企业拖垮、拖死,银行也不可能再支持。”早在丁山华担任机电厂副厂长时赵忠保就认识他,而后又在经委与其共事三年,因此赵忠保对丁山华的能力、人品都非常了解和欣赏。他完全相信丁山华作为企业领导者的判断,坚决支持他停止电缆厂的基建项目,将基建资金转移到生产中去的决定。这样一来,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开始稳定下来,销售收入稳步提升,资金迅速回笼。

    除了与客观环境上的不契合,还有人文环境上的不适应。丁山华刚回厂的时候,对设备、产品质量、管理制度、劳动纪律乃至厂区环境,没有一样是满意的,因此时时会作出一些批评。批评多了,那些已经适应了懒散工作状态的干部们就不愿意了,话里话外就有了“就你行,咱们都不行”的味道。丁山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感到在当时那种环境下仅凭他的说教不但难以改变现状,甚至还会招致反感。于是,丁山华想了一招,带这些干部出去参观走访行业优秀企业。亲眼看到了差距,那些干部不再嘀咕抱怨,回来以后就开始一点点地改,一步步地追。

    与此同时,丁山华发现,厂内盗窃成风,且车间里的盗窃情况比办公室更加严重。他刚去一个月,就有员工向他反映,周六做好的电缆,一圈一圈地码得整整齐齐,到下周一来上班就不见了,有的当天做的电缆,第二天就没了,更有甚者,上午做好的电缆,下午就没了。

    丁山华意识到内部盗窃问题的严重性,马上召开全体员工大会,专门就此事警告有关人员立即收手。但没想到,他的警告一点没有奏效,没过几天又发生一起更为严重的盗窃案,车间主任告诉他,前一天做好的二三十圈电线,放在车间里暂时还没有入库,第二天就不见了。

    为彻底制止这股猖獗的盗窃之风,丁山华向当时电缆厂的上级主管部门溧阳市机械冶金工业公司反映,请求组织支持解决此事。为此,机械冶金工业公司专门请来了公安部门调查此案,案件旋即告破,小偷抓了一个班。原来内部组成了偷盗“一条龙”组织,操作工做好,司机拉走,门卫放行,销售出售,然后大家分红,干得不亦乐乎。在这起案件中,有四五个人获刑,其中最重的一个被判无期徒刑。

    一石激起千层浪,外面流言四起,说丁山华心狠手辣,刚回来就抓这么多人。

    然而面对旁人的无数误解,丁山华毫不在意,电缆厂在他的带领下慢慢走上正轨,逐步扭亏为赢。

上中压交联线

    很快就到了1995 年年底。此时的市场形势又有了新的变化。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兴起的一批民营企业不仅在体制上焕发了活力,而且产品的更新换代走上了更高的台阶。此时,主要产品还局限于低压产品的溧阳电缆厂,在产品档次、质量、种类的比拼上明显吃力。

    企业要稳固,还需要向前发展。丁山华与厂领导班子商议, 购置一条中压化学交联生产线,准备生产10kV 和35kV 的中压电缆。中压电缆的应用主体多集中于电力系统,如果能够生产中压电缆,无疑意味着市场的大幅扩大。

    化学交联生产线是当时先进的生产设备,造价昂贵,企业购置之后是否能够收回投资,取得效益?就这个问题,厂内前后历时几个月,开了15 次会进行讨论。多次商议之后,大家终于取得一致意见,如果维持原状,企业没有希望;如果放手一搏,说不定还会创造新的机会。

    决定购置化学交联生产线之后,又出来一个新的问题:买什么样的设备,是优质昂贵的,还是性价比合适的?当时同样性能的进口设备和国产设备价格相差8 倍,又一番讨论之后,大家统一了意见:产品要闯出名气、创出品牌,提升企业的影响力,还是要有好设备制造出好产品,于是购买进口设备成为最后共识。

(未完待续)

 共1页  1 

 文章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中国工业报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工业报社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尚和律师事务所 闫风翥 李屏

报社地址:北京市百万庄葡萄园1号  邮政编码:100037  广告:010-68349303  发行:010-88382373 010-68334731  网站:010-68334725 、88368486-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