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报社主办 |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新闻 部委动态 区域 企业 人物 装备制造 原材料 消费品 信息产业 军工 汽车 名牌 会展 协会 视频 图片 商讯 数据服务 电子报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新闻 > 专题专栏 > 上上电缆

上上之路(连载四)


文章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中国工业报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22日  

    中国工业报记者 严曼青

第二章

逆转(1983 - 1991 年)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政策就像一声春雷,“轰隆隆”地为中国开辟了一个新世界, 由此万物蓬勃生长,经济繁荣兴盛。

    丁山华的到来,就像这一股春风,给凋零的电线厂带来了生机。他以“挣饭吃”的矿缆,以 相当于固定资产一半的资金投资的技改,使得电 线厂从此扭转局面,经营开始走上正轨。

    春风润物细无声。丁山华以他的认真、坚持 与追求极致,感动了一批人,带动了一批人,也 吸引了一批追随者。

    他就像一个园丁,除稗草、勤灌溉,由此成就了一片繁茂苍翠的秀木。

——题记

丁山华到来

    1978 年之后,改革开放的政治春风,加上国家第六个五年计划的实施,使得全国工业经济快速发展,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这其中也包括电线电缆行业,除了原有的“南北两霸”(沈阳电缆厂、上海电缆厂)以及原机械部直属的6 家电缆厂外,各地众多中小型电线电缆厂相继建立。企业数量多,市场需求量大, 整个行业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喜人势头。而此时,一个人的到来使溧阳县电线厂赶上了这趟发展快车。

    1983 年国庆节前夕,溧阳县机械工业局召开会议,对下属的数十家企业进行厂级领导大调整,这其中就包括将时任溧阳县机电厂副厂长丁山华调至溧阳县电线厂担任厂长。

    此次关于丁山华岗位的调动,主要出于两方面原因的考虑: 一方面是将丁山华从副职提拔到正职,另一方面也是想让电线厂的领导班子更加团结,有利于工厂发展。

    但当时的丁山华打心底里不想去,这与他在机电厂多年的工作经历有关。

    溧阳县机电厂的前身为铁业社,如果算上铁业社的工龄,到1983 年丁山华在机电厂整整工作了20 年。这20 年里,他从一个小学徒成长为车间主任、生产调度、生产科长、革委会副主任和副厂长,这一路走来,每一步都是那么让人难忘,他几乎熟识厂里的每一名员工。一些老工人与他多年摸爬滚打在一起,即使他当上厂级领导,老工人们见到他还总是亲切地称他“小丁”,他也从来不摆领导架子。到1983 年,论规模、产值和地位,机电厂在溧阳县二工局系统都是能排上名次的,大会小会总是受到局领导的表扬。另外,机电厂还有一部分国家分配的“基本口粮”, 即一部分国家下达的计划,这为他们的生存提供了基本保障。

    相比之下,电线厂则要困难得多,家底也要差得多。当时电线厂的厂房位置非常偏僻,所处之地在1958 年“大跃进”时是一个“万能厂”,说起来是什么都能做,但实际做的是“把蚌壳敲碎烧一烧就是化肥,往蚌壳里弄点阿里(河蚌)油就是做化工, 做做容具就是容器厂”。“大跃进”结束后改为党校,后来又用来养猪,实际上砂轮厂最初的厂房就是原来的猪舍。虽然以前没有去过电线厂,但机电厂与电线厂同属于二工局系统,丁山华到局里开会时常能碰到原来电线厂的厂长,多多少少了解到电线厂的一些难处。“丁厂长来的时候,我们电线厂称不上好厂,当时溧阳企业的第一梯队是齿轮厂、无线电厂、棉纺厂和机电厂这四个厂,我们是第二梯队。”一名老员工回忆说。

    从“第一梯队”到“第二梯队”,丁山华虽说满心不情愿, 但组织的调令不能不服从。因此在其他人员于国庆节之前都调整到位的情况下,丁山华直到国庆节之后,才最后到岗。

    那一天,是1983 年10 月4 日。

机电厂的成长

    1983 年丁山华的到任,使电线厂迎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曾就职于机电厂的经历,为丁山华带领电线厂传奇蜕变积淀了充足的能量。

    电动机俗称“马达”,是各种电器及机械的动力源,在当时绝对属于高新技术产品。江苏是我国轻纺工业大省,此时正处于逐步机械化阶段,对电动机的需求量很大,但国家的分配又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于是1966 年江苏省轻工业厅决定自行生产电动机,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溧阳县机电厂前身——铁业社身上。由于头脑灵活、肯苦肯干,当时只有19 岁的丁山华被领导调至电动机项目开发组,跟随季康等几位师傅研制电动机。由于缺乏电动机相关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甚至都没有见过电动机,丁山华所在的电动机项目开发组决定去无锡电机厂参观学习。回来以后准备组织生产时,设备、模具几乎都是空白,唯一的一台车床是最古老的皮带车床。在这种情况下,丁山华先用一个月时间学习了车床的基本操作知识,接下来就是边学、边练、边干。丁山华明白,要产出合格的零件,不仅要勤学还要苦练。就像钳工锉好螺帽一样,车圆球是用好车床的基本功,需要不断练习。有时候碰到工厂没水,他满手的机油找不到水洗手, 就用棉纱头擦手。到晚上睡觉时他以为把机油都擦干净了就躺进被窝,没想到一觉醒来,发现不仅衣服上都是机油,连手臂上都在冒油,原来是身体的温度让原本就没有擦干净的机油又渗了出来。加班到深夜,对于丁山华来说是常事。下班晚了,回家也是一桩难事。那时候厂里没有门卫和传达室,到了晚上就锁厂门, 他深夜下班只能翻墙出去。后来丁山华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笑称他和小偷做着同样的事,小偷是翻墙偷东西,他则是翻墙下班。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的机床工业刚刚萌芽,大部分机床还是从国外进口的。当时丁山华使用的车床就是“洋货”,采用的是英制计量单位,但需要加工的零件规格却是公制,因此每加工一种零件都要进行公英制换算。如果在生产现场临时去查看换算表进行换算,势必会影响工作效率,于是丁山华决定把换算表背下来。由于当时工作比较繁重,丁山华就抓住一切空余时间背诵, 包括在集体政治学习《毛泽东语录》之际。他把换算公式夹在《毛泽东语录》之中随身携带,每当其他人朗读《毛泽东语录》或者是每天“早请示、晚汇报”之时,他就背公式。为此事,丁山华还被扣上了“走白专道路”的帽子(意为不学政治只学技术)。但丁山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仍然抓住一切时机学习,甚至连走路也不放过,有几次都差点撞在了树上。时至今日,年至古稀的丁山华仍然能够流畅地背诵:1 英寸=25.4 毫米,1 英分=3.175 毫米......

    家境并不富裕的丁山华虽然读书不多,但明白一个朴素的道理,那就是“家财万贯,不如身背薄艺”,不想饿肚子,就要学点真本事。年轻的丁山华几乎把全部精力用在了学习知识、精进技艺上。他白天在厂里上班,晚上去上夜校,直到以优异的成绩从高中毕业。平时有一点空余的时间,他都是用来钻研技术,或者是去书店购买钳工技术、车工工艺之类的书籍,即便是难得的休息日,他大多时候也是在书店度过的。

    在这种边学、边干、边思考的过程中,丁山华进步很快。能够熟练操作车床之后,丁山华开始利用车床自制各种工模具,三个月之后他又学会了电动机的全部制造技术。成立后的第一年以丁山华为核心骨干的项目组成绩斐然,试产了4 台电动机样品, 第二年投入量产,制造出1040台。1967 年,铁业社单独分离出电动机业务正式成立“溧阳县机电厂”。丁山华也就成为了机电厂的员工。

    随后的几年,丁山华逐步从学徒成长为技术工人,再到技术骨干和研发项目负责人。

    1970 年,时任江苏省轻工业厅厅长参加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世界博览会,带回来一个全塑料的电风扇样品,希望溧阳县机电厂能够生产这种产品。这种电扇小巧美观,可以摆到办公桌上, 风速还可以调节,当时市面上根本就见不到类似的商品。丁山华大胆地拆解了样品,比照着零件大小画出制作图样,半个月就生产出第一批产品。没想到这种产品一经投放市场,立刻受到欢迎, 一下子销售出去几千台,后来还参加了国内的展览会,并上了报纸。

    丁山华的才能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后来厂里但凡碰到技术难题,都要来找他。有一次厂里需要制作电葫芦,溧阳地区谁都不会做,丁山华接了这个军令状,拿着介绍信到南京买回了图样。电葫芦是一种小型起重设备,结构要比工模具、电风扇之类复杂得多。那段时间,丁山华常常是上午安排工人们生产,下午检查进度,晚上画完图后给加班的工人们做夜宵。碰到一些有难度的加工之处,丁山华还要亲自上阵。那时刚好是夏季,天气热, 蚊子又多,丁山华就带领大家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干活,有蚊子的时候就用沾满机油的手这儿拍一下,那儿拍一下,结果到下班的时候,全身就被拍得像“梅花鹿”了。半年之后,产品终于试制出来,最终成功投产。

444.jpg
70年代,丁山华和大家一起讨论刚生产出的产品“电葫芦”

    就在那一年,丁山华遭遇了此生中最惊险的一刻。当时工厂要做一个铁制的锻件,料坯和模具都准备好了,放到空气锤中进行模锻。铁料在高温时还是红红、软软的,但冷却的时候就非常硬。不想,在模锻的过程中,空气锤一锤下去,一块铁饼直奔着他而来, 从距离他的脑袋几厘米的地方飞过去,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就这样,在困难和挑战并存的环境中,丁山华一步步迎难而上。1977 年,30 岁的丁山华走上了副厂长岗位,技术出身的他又承担起供销重任。为了扩大产品销路,丁山华亲自跑市场当推销员。他带领业务员乘坐厂里唯一一辆客货两用汽车,拉网式地一天跑三四个地方,有可能签订单的就找当地最便宜的旅馆住下, 没有希望的就赶紧奔赴他处。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被调至电线厂。

拨乱反正

    至今,丁山华还清晰记得第一天去电线厂报到的情景。“当时机械工业局的领导和我是一人骑一辆自行车,一人打一把雨伞去的。我跟他说,我俩要是不骑自行车的话,就像毛主席去安源一样了。到了电线厂,他把我往那里一扔就走了,剩下都是我的事情。”

    被“扔”到电线厂的丁山华自报到起的一个月内,都是早上班、晚下班。上班只干一件事,看工人们干活。看的过程中关注设备机械原理、工作流程和工人的状态。车间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 总是盯着他们干活,工人们很奇怪,问丁山华:“你老盯着我们看,上午来了下午又来,你是谁啊?”丁山华笑笑说:“我看看, 我看看。”有性子急的人要赶走丁山华,车间主任出来解围:“这是我们的新厂长。”工人们这才恍然大悟。

    丁山华在电线厂考察了一周,越看心情越糟糕,厂区一片杂乱,马路弯弯曲曲、尘土飞扬,厂房、设备老旧,跟机电厂简直没法比。

    一个月后,丁山华看得差不多了,心中也逐步明确治理的章法,于是,当机立断砸出治厂“三把斧头”。

    第一把斧头,召开全员职工大会,宣布新制定的人事管理制度。由厂长负责生产经营,中层干部由厂长提名,科室人员经过文化考核择优录用,职工优化组合上岗等,同时还对一些工作表现差、工作态度恶劣的员工作出了罚款、记过甚至开除的决定。对于电线厂严重的冗员现象,丁山华从来都不是按照个人意愿去治理,而是将干部的调整与选拔制度化,这一管理思想贯穿了他此后30 余年的治厂历程。

    员工们对这位新厂长还不了解,说什么话的都有,有表示惊讶的,“这家伙还来真的了”;有期待观望的,“这样能行吗”; 还有说怪话的,“看他的尾巴有多长”。丁山华可不管这些,作为“空降”厂长,没带一兵一卒,他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在电线厂建立一支素质过硬的员工队伍。

(未完待续)

 共1页  1 

 文章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中国工业报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工业报社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尚和律师事务所 闫风翥 李屏

报社地址:北京市百万庄葡萄园1号  邮政编码:100037  广告:010-68349303  发行:010-88382373 010-68334731  网站:010-68334725 、88368486-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