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报社主办 |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首页 新闻 部委动态 区域 企业 人物 装备制造 原材料 消费品 信息产业 军工 汽车 名牌 会展 协会 视频 图片 商讯 数据服务 电子报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新闻 > 专题专栏 > 上上电缆

上上之路(连载二)


文章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中国工业报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22日  

    中国工业报记者 严曼青

第一章

发轫 (1967 - 1982 年)

    苏南,地处中国东南沿海长江三角洲中心, 千年农耕文明之地,近代民族工业的发祥地。而在当代,代表乡镇企业的“苏南模式”则是与温 州模式、珠江模式并驾齐驱的新中国工业经济发 展方式之一。

    如果循着以上地域、人文的特点来回溯江苏 上上电缆集团的发展历史,就可以较为准确地把 握这家苏南企业的发展脉搏,理解其半个世纪以 来的各种波折和坎坷,以及历经艰辛后成就的灿 烂与辉煌。

——题记

 

成立砂轮厂

    和很多“苏南模式”下的乡镇企业相似,江苏上上电缆集团的前身——溧阳县砂轮厂的成立源于地方政府部门的一纸公文。

    1967 年6月,溧阳县手工业局、财政局、劳动局等部门联合商议决定成立溧阳县砂轮厂,隶属溧阳县手工业局。

222.jpg
溧阳县砂轮厂大门

    溧阳,位于苏浙皖三省交界处,为江苏省常州市下辖的县级市。早在秦始皇时期溧阳就建立了县制,其后2000 多年,虽然朝代更迭,但“溧阳”的名称一直得以保留。溧阳县砂轮厂的成立, 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从1958 年人民公社化时期开始,苏南各地就在集体副业的基础上办起了一批社队企业,主要为本地农民提供简单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一批乡镇企业在苏南地区初步兴起。基于苏南人所特有的敏锐的市场嗅觉,当地政府发现砂轮厂的产品——油石可广泛应用于机械制造、模具制造及仪器仪表等行业,且需求量大,于是决定成立砂轮厂。

    一个新的企业,人从哪里来?王正祥作为首批两名员工之一, 于1967 年6 月从溧阳横涧镇调到砂轮厂开始筹建工作。筹建期间, 砂轮厂没有厂级领导,只是任命王正祥负责生产与销售,并于两个月后调任李荣坤担任砂轮厂会计兼行政负责人。

    开厂还需要懂技术的工人,于是当时溧阳县手工业局的一位科长帮助他们从扬中县聘请了4位砂轮师傅。1967年7月,第一任出纳会计陈莲珍到岗,是被王正祥从溧阳县织布厂“要”过来的;溧阳县手工业局还从溧阳编织厂调来5名职工,从戴埠编织厂调来4名职工,使得在岗职工总数达15 名。

    钱从哪里来?据王正祥回忆,当时县财政局问他需要多少开办费,他没敢多要,只说了5000元,没想到后来财政局拨过来7000 元。厂房就借用溧阳县老干校15间平房,地址位于溧阳县煤建路1号。从当时拍摄的照片看,这个工厂看起来更像是拥有一组江南风格院落的民宅,围成半圆形的平房边上还有一方水塘。也许是由于房子年头太久,依稀可见外墙上斑驳的墙皮。

    十几个人,几间房,一个默默无闻的乡镇企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开张了。1967 年8 月,经批准,溧阳县砂轮厂正式成立,企业性质为县属集体企业,时称“大集体”。

    由于前期准备工作比较匆忙,溧阳县砂轮厂用了大半年时间, 才逐步将人员和设备配置完善。1967 年12 月,溧阳县手工业局任命何成担任砂轮厂副厂长,成为该厂第一位厂级领导。

动荡年代中的运营

    自1966年开始的十年间,建立不久的新中国遭遇了一场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政治运动。整整十年,中华大地都处于动荡不安之中。

    溧阳县砂轮厂就像一叶小舟,能在这风雨飘摇中生存下来,得益于苏南人骨子里的实干与重商意识。员工们在动荡的环境中坚持生产,从未停歇。但时局的混乱还是给工厂的正常运营带来了困难,尤其是材料采购。当时国家正处于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时期,作为集体企业的砂轮厂不在国家计划之列,材料采购和产品销售均不能依靠国家调拨和分配,都需要自己解决。如果本地无法解决供销问题,砂轮厂的供销人员就必须去外地出差。

    虽然工厂的正常运营受到了影响,但是得益于正确的市场预估,工厂很快就拿到了第一个订单——向某单位供应价值约5 000 元的砂轮。利用最初购买的6只铁锅和木架等原始工具, 以及从常州一家砂轮厂借来的部分材料,溧阳县砂轮厂的员工们用原始的手工操作方法,生产出第一批成品。

转型金钢砂制品厂

    年底的财务核算中,砂轮厂的利润率超过了80%。如果发生在今天,这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但当时的事实却是,砂轮厂的几位负责人犯了愁。

    按照当时的规定,社会主义国家的企业利润率不得超过25%。一些“极左”思潮派认为,如果企业的利润率过高,就是资本家在进行可耻的剥削,是修正主义,是开“黑厂”。为了避免被扣上这样的大帽子,砂轮厂决定开展“自救”。

    加工油石不到一年,砂轮厂决定自己生产原料金刚砂。他们对外宣称,这是由于砂轮厂作为计划外企业存在材料购买困难的问题,而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则是他们想要把工厂的利润率降下来。

    1968 年初,砂轮厂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更名。1968 年2月,正式更名为溧阳县金刚砂制品厂。转型为金刚砂制品厂后利润率大幅下降,但是仍然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起初,何成等人没敢把这一真实情况暴露出来,而是把材料和成品放到仓库,以便与做出来的报表反映情况一致。后来,他们壮着胆子把实际情况向当时的上级主管部门溧阳县手工业局汇报,没想到局里主要领导表示支持,但在向县政府汇报时,却遭遇了一些人的激烈反对。他们不仅将金刚砂制品厂定义为“黑厂”,还将几位从外地请来烧制油石的、没有本地户口的师傅定义为“黑人”(当时国家实行禁止人口流动的政策)。

    由于溧阳本地没有相应的技术人员,金刚砂制品厂聘请了家住宜兴县、从上海退休的老工人周伯兴等4位师傅帮助烧制油石、砂轮及耐火砖等,并筹集资金在短时间内建造了烧制产品的主要设备炉窑。由于这种烧窑的技术含量较高,在一般员工每月工资只有30元的情况下,这4位师傅的月薪高达60元。这一点也被造反派们揪住不放,说他们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事情越闹越大, 以至县里开大会时公开批评他们。到后来县政府干脆勒令他们要么关门,要么转产。当时的县委书记职务名称为县革委会主任,为了敦促他们尽快解决问题,县革委会主任一周三次来到金刚砂制品厂。何成在这种压力之下,就把4位外聘的师傅辞退了。

    送走了几位师傅后,金刚砂制品厂并没有马上关门。虽然当时县里反对的声音很大,但暗地里也有不少人支持他们。作为第一代创业者,他们实在不忍心关掉辛辛苦苦一手创办起来的厂子,于是还在悄悄地生产。烧窑的师傅掌握着油石烧制的配方和过程,这些核心技术是他们的绝活,因此他们即使被聘任到金刚砂制品厂工作,也不肯将技艺外传于他人。师傅走了,还怎么烧窑?不过,这个问题没有难倒当时金刚砂制品厂的员工们。虽然师傅对烧窑技术控制得很严,但一名有心的员工还是多多少少“偷学”到了一点关键技术。金刚砂制品厂立即成立了一个烧窑小组,副厂长何成、财务负责人李荣坤和供销科长王正祥,还有这位助手加上一位会计一共5个人分工协作,开始自己烧窑。五个门外汉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研究,结合平时所见所闻,尤其是这位助手“偷艺”所学,自制出配方,结果烧制的第一炉油石连一块废品都没有, 比原来的烧窑师傅做得还要好,全厂员工都非常振奋,准备再接再厉。

    但此时,上级下达了关厂转产的最后通牒。

再次谋求转型

    接到县里限时整改的铁一般的命令,何成和王正祥压力很大, 两个人整天泡在一起研究转产做什么产品。那时,王正祥住在外面租的房子里,何成则是每天跟他讨论到凌晨一两点钟才回家。这期间,他们琢磨过研制日光灯和铁钉,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有一天,王正祥去外面转悠,看到街上有卖抽屉锁的,心想开个锁厂也不错。回来讲给何成与李荣坤听,他们也都觉得有道理。家家户户都需要用锁,而且锁的种类也多,不仅有抽屉锁还有门锁等。如果投资锁厂,不愁产品没有销路。但锁厂的利润如何?王正祥自告奋勇去附近的几家锁厂调研,一位供销科长告诉他锁厂的大致利润率,而且还简要地教给他锁的制造过程。回来跟何成、李荣坤一商量,三个人都同意开设锁厂。

    制造锁需要使用三相电,但那时候金刚砂制品厂不仅没有三相电,连电源也没有。要接通电源需要购买电线,于是他们去商店买电线。商店的店员告诉他们,拿铜或者铝来换,不然不卖。那时候国家实行计划经济,商品从原料、生产到销售、供应的全部流程都由国家按照计划控制。作为一家国家计划外的县属集体企业,哪来的购买指标?何成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想办法,千方百计找到县生产指挥部申请到购铜指标,拨给他们5公斤铜。当他们拿着铜去商店换购电线时,却发现商店里电线供应紧张,只买到几圈电线,根本不够用。

    这时候,苏南人工于技艺之外的灵活机动特性发挥了作用。虽然在申请购铜指标的同时,他们已经购买了一台生产锁的旧设备,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灵机一动:“既然电线供应那么紧张,买都买不到,那么我们也不一定要做锁,不如做电线吧。”

    40 多年前,只有大城市才有大范围的电力供应,一般中小城市只有简单的照明用电,在广大的农村,很多家庭甚至还在使用油灯。当时,电线对于很多人来说,还十分陌生。

    见都见不到的产品,怎么去生产?这个问题没有难倒他们。不会做,就去学,可溧阳附近还没有听说哪里有电线厂,巧的是,在他们买到的几圈电线的标签上,他们发现了周边城市一家电线厂的厂名,这让他们欣喜若狂。带着介绍信,何成以厂长的身份,王正祥充当供销员,再带上一个机械师傅史季立,几个人乔装成客户,以办厂购置电线的名义到电线厂考察,受到了该厂厂长和业务人员的热情接待。

    初访认了个门,但这显然不是他们的唯一目的。过了一段时间,三个人再次动身前往电线厂。这次去,他们就不只是看看了。怎么才能学到制作电线的方法呢?还是王正祥多年来走南闯北点子多,他出了个主意:三个人分工合作,何成负责打探工艺配方, 王正祥负责业务流程,史季立负责学习设备尤其是挤塑机的操作方法。到了电线厂以后,他们告诉对方,已经确定要购买电线, 不过在买之前要详细了解产品的质量情况,同时煞有介事地说: “我们厂里有些领导认为像你们这样的小厂生产的电线不能让人放心,还需要去你们的车间看看”。电线厂的供销科长满口答应, 立刻领着他们去车间。当时溧阳全县连一家电线厂都没有,而何成他们就“斗胆”称这家电线厂为“小厂”。不过后来溧阳县电线厂真的建起来了,并且成为国内赫赫有名的大厂。

    在车间里,供销科长向他们简要介绍了电线生产流程,史季立也偷学了一些设备操作方法,只是仍然不知道电线的绝缘料该如何配置和制作。趁着供销科长跟何成谈话没注意,王正祥悄悄地向车间工人打听是谁在做化工配方,那位工人也没在意,就指给他看。王正祥又来到配方师傅跟前,跟他聊了起来。后来,在这位师傅的帮助下,王正祥基本掌握了制作电线的生产技术。

    回溧阳之后,何成他们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张罗开办电线厂了。尽管这个方向看似阴差阳错,其中还穿插着“偷艺”的过程,但是这无心插下的柳,后来却真的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未完待续)

 共1页  1 

 文章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中国工业报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工业报社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尚和律师事务所 闫风翥 李屏

报社地址:北京市百万庄葡萄园1号  邮政编码:100037  广告:010-68349303  发行:010-88382373 010-68334731  网站:010-68334725 、88368486-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