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集团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载
zj.png
工业互联网
数字化生存:疫情加速数字化转型步伐的再认识
文章来源 : 中国工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9日 19:56分享到:
  文| 中国工业报 周宝冰
  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美国学者尼葛洛庞帝为我们描绘了数字科技为给人们的生活、工作、教育和娱乐带来的各种冲击和值得深思的问题,在跨世纪的前后10年,对信息时代的启蒙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前,受疫情以及国际经济环境的影响,一些企业进入低谷期,一些行业也进入低谷期,这意味着企业面临的首要风险是生存问题。然而我们发现,数字产业比较一致的观点,是“疫情将加速数字化转型的步伐”。
  今年3月份以来,《中国工业报》工业互联网周刊以“后疫情时期的数字化转型”为主题,采访了众多数字产业领军企业,既涉及疫后数字化转型如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发展,也涉及到转型方法论,总体上,受访人对数字化赋能制造业的方向与趋势的判断基本一致:数字化转型进入2.0时代,未来企业是目标。
  也许有人会问:在巨大的不确定环境下,数字化转型是否与企业推进当务之急的确定性业务是一个矛盾?——我们认为,数字化转型,正是以确定性趋势对冲不确定性外部环境的战略之选。

  “数字化转型是个战略问题”的再认识
  两千多年前的《道德经》曾说过,“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谓之灾祸中倚藏着福祉,福祉中伏藏着灾祸,二者既相互依存又相互转化。
  关于新冠疫情对企业的影响,近来企业界引用得比较多的一句话,是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我们不要浪费任何一次危机”。
  危与机并存。但能否看到这种辩证关系,以及能否用这种辩证关系指导企业当前的应对措施和未来布局,体现着企业家是否是“企业家”之所在——企业家是什么?就是那种永远能从危机中看到希望,永远敢于行动的人。
  我们看到,疫情期间,各种云服务如云办公、云课堂、云医疗,各种数字平台如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公共服务平台,以及工业互联网平台、云计算平台等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疫情让所有人、所有企业对数字化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根据IDC在今年3月面向全国一百多家企业CIO的调研数据,数字化转型程度高的企业、线上业务占比高的企业,包括远程支持完备的企业,他们受疫情的影响是最小的——数字化做得越好,受疫情影响越小。
  所以有总结说:企业之前围绕数字化投入了多少、耕耘了多少,在当下的从容和淡定就有多少。
  但即便如此,与企业中能带来直接收入的经营性业务板块不同,信息化、数字化永远是一个需要先行投入、持续投入且大部分情况下无法直接衡量绩效的板块——尽管有些投入立竿见影,比如通过工业互联网远程运行危险环境下的设备,通过机器视觉、边缘计算和大数据分析提高良品率——但他们需要以企业前期的自动化、信息化为基础。
  何为战略?就是那种影响企业发展全局的、带有方向性的长期规划与布局。企业无法用经营性收入衡量一个正确的发展战略的价值,因为所有的收入都是基于战略并且战略是持续的没有终点。数字化转型就是这种战略。战略错了一切归零。
  面对疫情,如果没有十数年的信息化为基础,头部企业不可能从容应对、供应链也不可能迅速转身。强如富士康、比亚迪、上汽五菱,从生产汽车到还能生产口罩;更多的企业则有能力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生产运营。
  浪潮集团执行总裁王兴山对此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他说:“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更是一个管理问题、思维问题、战略问题。疫情放大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急迫性——尤其是企业的高层、一把手亲自参与规划、蓝图的制定与推动,这是非常大的变化。”
  战略永远是动态的。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说,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这说明,思维、战略在不确定性环境下更需要创新。
  在工业强基、制造强国层面,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就是今时今日的国家战略,他们也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最大的背景。其特点,就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这也是企业信息化战略中的创新要素。
  疫情之下,包括工业互联网等在内的“新基建”已被赋予多重战略意义。产业数字化、数字化转型,已进入时不我待的发展周期。

  数字化转型进入2.0阶段
  中国一汽与钉钉合作打造的数字化平台(一汽Easy平台),推动工作方式变革,约7000人通过平台实现在线办公。鞍钢集团与中兴通讯、中国移动共同试水5G,在设备生命周期管理、缺陷检测等场景应用基础上,推出5G+智慧钢铁企业商业产品方案。
  ——近年来,这样的数字化转型案例非常多。对于当前的这一趋势,IDC认为,伴随着技术换代升级、企业高质量发展、疫情下企业数字觉醒,这三浪叠加之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将进入一个2.0阶段,也叫做未来企业。
  未来企业是什么?实际上就是数字化展开以后,一系列覆盖企业生产经营等各个方面的变化。可以分成几个层次:首先是客户的改变,从传统体验转向数字化体验,推动未来企业的运营转型。其次,为了满足运营转型,需要进一步推动企业组织的转型,包括智能化组织、数字化创新、工作模式的转变。再次,则是企业IT基础架构的转变。
  IDC中国助理副总裁周震刚指出,建设未来企业,需要打造新一代的企业应用,它有三大特点:第一是平台化,分为三个层次,首先是云化,例如应用层通过Saas提供云服务;其次是标准统一,企业围绕数据和业务建立一个标准体系,这个体系融合了财务体系、人力资源体系、技术资源等,这些模块可以不断地复用;再次是便捷化,通过微服务更好地改善企业利用数字化的能力。第二是协同化,企业需要建立数字协同能力,包括社交化的企业应用集成等。第三是智能化,数据驱动和智能化的决策在未来企业中逐渐成为普遍性操作。
  数字化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浪潮集团王兴山认为“找准突破口非常关键”。他表示,疫情下的数字化转型,三个方面比较热也比较重要:第一是数字化营销,获取新客户,留住老客户,因为抓客户是首要的问题。第二是财务共享,这是大型企业和集团型企业的热点,也是智能化企业非常重要的一个应用。要打造出一个有韧性的、敏捷型的企业,财务共享是非常好的抓手。第三是智能制造。
  “在企业信息化起步的时候,财务信息化排在首位。时隔三十年,今天的财务数字化转型,解决了大型集团一系列的痛点和难点问题,例如业财资一体化的问题、促进建设企业大数据的问题、强化集团管控问题、推动成本管理和精细化管理等。”王兴山说。
  新一代的企业应用,并不是一个功能模块,而是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是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平台。王兴山介绍,在浪潮智慧企业(未来企业)框架中,底层是云数据中心,往上是数据湖,再往上是标准化、数字化的应用,帮助企业打造业务中台,最终是企业大脑,而企业大脑是展现企业智能化的核心。
  据悉,浪潮云ERP发布了新一代的大型企业的数字化平台浪潮GS cloud,该平台有八个应用:财务、项目管理、电子采购、智能制造、大数据、资产管理、供应链管理以及数字营销——通过产品的方式,实现了数字化转型中新技术的落地。

  新时期的“数字化生存”
  可以看出,在未来企业或数字化转型2.0的理念层面,契合了近年来企业信息化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发展思路,技术层面涵盖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当然,在路径层面,则会因企而异、因行业而异,如有些企业侧重智能制造、设备上云上平台,有些企业显然会侧重在客户数字化、以服务型制造创新业务等,不一而足。
  从这个角度理解,疫情之后的数字化转型,不存在重大的结构性变化,如果一定要找差异化,那就是当前的优先项会有所不同,如优先在数字营销、协同平台,或预测性维护、智能监控、智慧巡检等少人化场景。局部应用的推进速度会加快。
  大型的数字化转型项目往往分阶段持续数年,既是对企业的考验,也是对数字化服务商的考验。在上述数字化转型2.0的新一代企业应用中,浪潮数字化平台GS cloud的核心价值,可以认为一是作为整体解决方案的研发及打通能力,二是在新技术层面的整合能力,三是在OT与IT融合层面的实施经验。
  工业互联网是近年来数字化转型的新路径,其核心要素之一是平台。在中国工业报社于今年1月9日举办的2020年中关村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峰会上,工信部信息技术发展司副司长王建伟曾表示,解决方案作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要素,其创新发展对于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推广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浪潮云ERP服务的客户之一,中国电建集团电建一公司近年来不断推进数字化转型,目前信息化系统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新引擎,数字化也成为企业治理的基础,在企业管理战略的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非常明显,是企业提质增效的重要动力之一。数字化已经由支撑业务运营、改造业务流程,向提升企业战略架构加速转变。
  中国电建集团电建一公司总经理张洪梅介绍,集团数字化转型下一步的方向有三个方面,第一是业务自动化和智能化。例如,要把每个项目部的重大机械资源加载在数字化平台上,通过传统技术、自动控制技术、无线传输技术,把设备操作中面临的风速、天气情况、重量、高度等实时状况进行实时传输,实现智能化管控。第二,构建企业大脑,实现经营管理可视化。第三,以地理空间互为基础,实现子分公司对项目的可视化管理。
  今年年初,结合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要求,中国电建集团提出加快5G网络中心建设,“这一方面为工程企业提供了市场机遇,反过来也对我们的数字化转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张洪梅说。
  数字经济时代,所有的企业级新技术应用最终都要以解决方案的方式实现供需对接,两化融合如此,数字化转型同样如此。在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应用中,从单点应用到局部应用,不仅需要服从于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战术上更需要有因时而变的灵活性。
  疫情之下,行业低谷期的企业,此时的数字化转型往往无法获得明确的需求导入,因为业务不确定性太大。北汽集团信息战略与系统运营部部长李晓龙近期撰文认为,在低谷期,商业模式的改变很必要。数字化所具有的高质量和低成本优势,对于商业模式的迭代具有极大的意义,既能保证时间上的快速,又能重组企业管理要素(流程和数据)来试验商业模式能否持续创造价值,让企业走出困境。
  当然,业务模式的创新往往是数字化转型的终极目标之一,如个性化定制在汽车、家电、家居等行业的发展,服务化延伸在大型装备、工程机械等行业的探索。对此,IDC的一个观点就是:信息部门将从过去的支持部门,慢慢转移到为企业创造价值,也就是创造新的业务。
  在整个企业社会剧烈变动的情况下,最终生存下来的,可能“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强壮的,而是最数字化的”——“数字化生存”,这是后疫情时期企业的生存发展之道。
编辑 : 周宝冰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维码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