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报主办单位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
主办单位 中国工业报社
                                           

从革命圣地到未来之城,河北打造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文章来源 : 中国工业新闻
2022年08月15日 09:13

分享

×

微信扫一扫

中国工业报 霍悦
  夏末秋初的太行山深处,一片郁郁葱葱。
  73年前,党中央从西柏坡出发,沿着太行山东麓北上,开启“进京赶考”之路。2013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革命圣地西柏坡,在同当地党员干部群众座谈时表示,“当年党中央离开西柏坡时,毛泽东同志说是‘进京赶考’。60多年过去了,我们取得了巨大进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富起来了,但我们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依然严峻复杂,应该说,党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
  也是在这片燕赵大地上,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动员令从这里发出。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强调,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8年的时间里,6.1万名驻村干部和1.6万名驻村第一书记、7746个驻村工作队、34.8万名帮扶责任人奋战在河北脱贫攻坚一线。2020年,河北的贫困县全部“摘帽”。
  2017年4月,恢弘的“未来之城”画卷,正式落笔雄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建设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要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高质量发展要求,努力创造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标杆”。如今的雄安新区,一系列顶层设计制定完成,重大项目全面推进,标志性工程陆续使用,一座高质量发展的样板之城拔地而起。
  历史照亮未来,征程未有穷期。河北正以新时代赶考人的奋斗姿态,奋力开创全面建设经济强省新局面。
  
以红带绿,“赶考”永远在路上
  “最后一碗饭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含泪送战场。”用着略显生涩的声音哼唱这首民谣的,正是平山县西柏坡镇西柏坡村的老党员闫上青。
  65岁的闫上青目睹了这些年西柏坡的发展巨变。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为修建岗南水库,包括西柏坡村在内的10万老区人民搬到了山坡上的旱地。“那些年,日子过得苦,我就去石家庄市里开大货车来养家糊口。”闫上青回忆道。
  1991年,回村担任村委会主任的闫上青,每天都在琢磨着如何让乡亲们的腰包鼓起来。他办过焦化厂,还组建过西柏坡货运车队。但是在他看来,西柏坡更好的发展始于2013年夏天。
  当年7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西柏坡,同县乡村干部、老党员和群众代表座谈。“总书记关心咱老区人的生活,惦记着这里红色旅游业的发展,还叮嘱党员干部要继续把人民对我们党的‘考试’考好,把我们党正在经受和将要经受各种考验的‘考试’考好,努力交出优异的答卷!”作为西柏坡村的党员代表,闫上青参加了那次座谈会。
  牢记总书记嘱托,西柏坡的红色旅游产业不断发展壮大,不仅建起了3000平方米的游客中心、7000平方米的红旅小镇,乡亲们的腰包也越来越鼓。“现在全村九成以上的家庭从事与旅游服务相关的工作,村民人均年收入从1991年的250元增长到现在的12000元!”说到这里,闫上青的脸上写满了高兴。
  如今,沿着岗南水库周边走一圈,目之所及,皆可入画。无论是西柏坡纪念馆外错落有致的红旅小镇,还是镶嵌在群山之间的梁家沟村、北庄村,洁净雅致的村落有机地融进了周围的环境中,西柏坡的红色旅游资源与绿水青山连点成片,组成了一个个打卡地。
西柏坡纪念馆广场一角。霍悦 摄
  作为西柏坡精神发祥地、“进京赶考”出发地,平山县近年来通过“以红带绿、融合发展”,交出了脱贫攻坚的优秀答卷:2018年退出贫困县序列,2019年全面消除绝对贫困,全县6.5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260个贫困村全部出列。2021年新年伊始,平山县西柏坡镇北庄村全体27名党员决定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一封信,把老区人民脱贫的喜悦和团结奋斗的成果汇报给总书记。
  “78年前,《团结就是力量》从你们那里唱响,成了亿万人民广为传唱的一首革命歌曲。如今,你们带领乡亲们传承红色基因,团结一心,苦干实干,摘掉了贫困的帽子,我感到很高兴。”2021年2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给北庄村全体党员回信,勉励大家“把乡亲们更好团结起来、凝聚起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让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一年来,北庄村以总书记重要回信精神为指引,发挥党建引领作用,积极发展红绿产业,增加村民收入、壮大集体经济,实现强村富民。“去年,我们以‘企业+村合作社+农户’方式,引进社会资本,建成2个精品红色民宿院落搞试点;通过‘社会资本+政府补贴’模式,流转闲置农宅,建设了‘团结食堂’准备推出红色特色餐饮;与拼多多合作,打造电商直播助农惠农展销基地,构建‘线上+线下’展销体系。”北庄村党支部书记封红卷向中国工业报介绍,2021年,北庄村村集体收入由过去的几万元增加到120余万元,村民的人均年收入增加到2万元以上。
  “西柏坡是一本很厚重的书,常翻常新,但无论我们怎样发展,最终都是围绕两个点,初心和使命。”西柏坡纪念馆研究部主任康彦新表示,在河北省,“弘扬西柏坡精神,走好新时代赶考路”,已成为全省广大干部群众的思想共识和自觉行动。基础设施提升,旅游短板补齐,新业态增多……西柏坡步入发展快车道。
  
产业引领,乡村振兴越走越宽广
  滹沱河两岸,曾留下习近平总书记骑自行车下乡调研的身影。1982年至1985年在正定工作期间,习近平多次来正定县塔元庄村。2008年1月、2013年7月,总书记又两次到塔元庄考察,看望乡亲们,并寄语干部群众“把农业做成产业化,养老做成市场化,旅游做成规范化,在全国率先建成小康村”。
  “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塔元庄村口的大型宣传牌上,红色背景衬托下的这十个大字分外醒目。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的方向前进,塔元庄村积极探索乡村振兴新路径。通过村企联合,与同福集团合资,分期建设塔元庄同福乡村振兴示范园,优化整合塔元庄原有产业布局,引入一二三全产业链,在完善现代农业种植、休闲旅游、研学培训等项目同时,精心谋划打造大型田园康养园区、文化演艺园区等,激发多种业态活力。
  一个个产业项目落地开花,科技富农的澎湃热潮处处涌现,塔元庄村走上了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致富路。村民收入逐年增加,住上新房子、开上小汽车,2019年塔元庄提前实现小康。
  乡村振兴的美丽画卷不仅在正定县塔元庄村铺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保定市阜平县这块英雄的土地上,同样干得热火朝天。
  走进阜平县骆驼湾村村民顾宝青家,两幅照片引起了中国工业报的关注。照片中,习近平总书记正走进一间破旧的老屋,微笑着和顾宝青握手。另一幅照片,顾宝青和老伴唐荣斌同总书记一起坐在土炕上,盘着腿烤着火盆拉家常,四岁的小孙子脚丫抵在炭火盆上,扭头看向镜头。
  2012年12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顶风踏雪来到太行山深处的骆驼湾村看望慰问困难群众,走进的第一户就是顾宝青家。“那天特别冷,总书记一掀门帘从外面进来了。”顾宝青告诉中国工业报,总书记亲切地跟他们拉家常,对家里的生活格外关心,问他们多大岁数了、家里几口人、吃得怎么样等。“虽然总书记来之前我们打扫了好几遍屋子,但实在是太穷了,家里啥都没有,房子又小又破。”
顾宝青(左)介绍骆驼湾村的新变化。张谢雅 摄
  当年,骆驼湾是个穷困的小山村,全村608口人中428人为贫困人口。就是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党全国发出脱贫攻坚动员令。如今顾宝青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太行新民居,她家的老房子成了旅游参观点,每年流转收入有5万元。“我还在阜裕公司上班,每月有2100元收入,过上了从前都不敢想的好日子。”顾宝青笑着说。
  顾宝青提到的阜裕公司,是骆驼湾村立足资源禀赋引进的旅游公司,共同运营民宿旅游项目。骆驼湾村和邻村顾家台村共91户群众通过土地流转、房屋租赁、参与经营、务工获得薪金等方式,每年户均增收2.52万元。
  “村里大力发展食用菌种植、高山林果、硒鸽养殖、生态旅游等一批富民产业,为乡村振兴营造新的增长点,乡村振兴路越走越宽广。”顾家台村党支部书记顾锦成对中国工业报说,2017年底整村脱贫出列,如今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的980元增长到19153元。曾经的“穷山沟、土坯房,乱石滩、不长粮,靠天收、白瞎忙”,如今已变为“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一线一风景”。
  一路走在骆驼湾村和顾家台村宽敞干净的柏油马路上,中国工业报还看到了家家户户房顶上的光伏面板。“基于阜平光照资源丰富、山场面积广阔、产业用地充足等多项优势,全县在发展现代食用菌、高山林果、规模养殖、中药材、家庭手工业、生态旅游等六大富民支柱产业的同时,还大力发展光伏产业。”阜平县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文利介绍,2022年是阜平县招商引资项目建设突破年,要力争到“十四五”末形成特色鲜明、结构合理、集约高效、绿色循环的现代产业体系,确保新能源装配制造产值达到200亿元。
  无论是热气腾腾的田间地头,还是厂房工地,产业项目和相关配套政策为巩固提升全县脱贫成果、推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奠定了坚实基础,阜平找对了路子,“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的殷殷嘱托已经在这里变成现实。
  
深层变革,“未来之城”描绘新蓝图
  “北京吃不完,天津吃不好,河北吃不饱”,京津冀地区曾经流传的这句话,折射出了北京“肥胖”,周边“瘦弱”的发展之痛。京津冀需要一场区域协同发展的深层次变革。
  5年前的4月1日,一则重大消息正式对外公布——“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消息如平地一声春雷,举世瞩目。
  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设立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2017年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安新县主持召开座谈会时指出,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战略选择,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历史性工程。
  设立雄安新区的初心,被一语道破。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决策、亲自部署、亲自推动雄安新区建设,亲临实地考察并发表重要讲话,多次主持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并作出重要指示,为雄安新区规划建设指明方向,“我们设立雄安新区要瞄准2035年和本世纪中叶‘两步走’的目标,创造‘雄安质量’,在推动高质量发展方面成为全国一个样板。”
  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打造“未来之城”,雄安新区该如何破题?产业转型、创新升级、生态保护缺一不可。
  历史上,雄县、安新县、容城“雄安三县”形成了有色冶炼、制鞋、塑料加工、纺织印染等产业,背后是几十万人的就业大军,关系众多家庭的生计。改革创新是重要动力源,方向清晰,实践却需要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
  “塑料包装行业曾经是带动我们村村民致富的产业,辉煌时全村有80多家。但是雄安新区设立后,一大批‘散乱污’企业被关停,其中塑料包装企业占了很大比重,全村只有4家符合雄安新区环保要求的厂子还开着。村民们一时间犯了难,不知道该怎么办。”雄县黄湾村党支部书记刘秋乱表示,我们面对现实,果断转型。一方面,利用分解后的无公害建筑垃圾,恢复了雄县历史上的名山——雄山,并利用雄山公园的客流量,打造小吃一条街,发展夜市经济,成为村集体经济增收的来源;另一方面,借助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优越的地理位置,通过发展旅游文化产业,盖起了现代特色民宿,提升黄湾村的旅游吸引力、产业创新力和文化竞争力。
  在生态保护方面,雄安新区囊括白洋淀整个水域。为保障雄安新区建设发展,河北保定市担当“上游责任”,持续实施白洋淀上游流域综合治理和保护项目,针对工业污染,全市严格坚持淀区不上项目、不建园区、不办工业,所有涉水工业企业全部外迁。
  如今雄安的“水”怎么样,靠水吃水的白洋淀人最有发言权。
  “还记得小时候,淀水特别清澈,用手捧起来就能直接喝。但是前些年水质发臭,一些喜欢清水的鱼虾也找不到踪影,但这两年又出现了。”白洋淀王家寨村村民何彬告诉中国工业报,“我们村四面环水,原来大家都没有保护水环境的意识,生活污水、工厂废水都直接排向了淀里。现在不一样了,村里设有污水处理站,水好生活才好的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
雨后的白洋淀王家寨村望月岛晚霞。霍悦 摄
  “通过建立雄安新区生态环境智慧监测体系等一系列治理措施,白洋淀淀区水质从2017年的劣Ⅴ类提升到2021年底的Ⅲ类,创1988年有监测以来最好水平,步入全国良好湖泊行列。”雄安新区管委会生态环境局副局长吴海梅介绍,目前,白洋淀已经从污染治理为主向污染治理与生态恢复并重阶段转化,进而向生态修复为主阶段转变,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创造了良好环境。
  五年来,日夜兼程,风雨无阻。城市框架全面拉开,城市风貌逐步提升,雄安新区进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大规模建设同步推进的重要阶段。中国中化、中国星网、中国华能等央企总部相继落户,中国电信智慧城市产业园等一批市场化项目开工建设,百度、腾讯等知名重点企业4000余家进驻,中央企业在新区设立分支机构达100余家。
  此外,雄安成为中国第一个全域实现现实与数字孪生建设的城市。在已开工和即将开工的200余个重点建设项目中,雄安新区5G、城市大脑、城市计算中心等智能基础设施累计投资额超过100亿元,新建区域基础设施智慧化水平超过90%。与拔地而起的“未来之城”共生长、相伴随的数字智慧雄安正在显现。
 
 
159-1049-4210
cin1346@126.com

微信

微博

头条

直播

快手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