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集团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载
zj.png
地方工业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
翔吉铝业《专项审计报告》出炉:为合同纠纷一案而备!
文章来源 : 中国工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4日 20:36分享到:

中国工业报记者  金国军

 

  20191113日上午中国工业报记者了解到,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广西分所(以下简称广西分所)接受了南宁市银杉电线电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杉电线电缆)、广西翔吉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主体业务是制造电解铝,以下简称翔吉铝业)的委托,对银杉电线电缆、翔吉铝业诉隆林县各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隆林县政府)、隆林电业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在原告提供的相关资料基础上进行了专项审计,并于2019116日出炉了《专项审计报告》。

  广西分所在《专项审计报告》中声明:《专项审计报告》仅供合同纠纷一案作为参考依据之目的而使用!

  

 图为《投资合同》复印件。

 合同纠纷一案由来

  翔吉铝业董事长吴堪吉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翔吉铝业是隆林县政府于2007年度引进银杉电线电缆投资建设10万吨铝板带项目的业主。

  20071130日隆林县政府与银杉电线电缆签订了《投资合同》,约定项目建设内容为10万吨铝板带材加工,其中熔铝车间(即电解铝)的建设规模为年产6.3万吨。仅优惠电价一项,政府的义务一是负责提供优惠电量4.2亿度,电价按上网价+过网费+输变电损耗+国家和广西收取的附加费计价;二是不足电量购大网电供应,电价按平果电解铝电价执行。政府还承诺,只要熔铝车间生产,优惠电按上述规定保证,否则差价由政府负责补回。

  银杉电线电缆正是看中了隆林县具有独立的电价核定权,也是基于隆林县为这个项目提供这样美好的电价优惠政策(电解铝生产制造的主要成本是电费),才最终下定决心以8个多亿投资了隆林县10万吨铝板带材项目。

  隆林电业公司是隆林县原地方电业公司,承担发电和供电业务。20146月,隆林电业公司实施了电力体制改革,电网资产整体划转广西电网公司,由其在隆林组建百色隆林供电局,承担原隆林电业公司的供电业务。

  隆林电业公司以电力体制改革、电网上划、不受隆林县政府管制为由,不落实隆林县政府在《投资合同》中承诺兑现优惠电价条款。

  2010年上半年翔吉铝业电解铝项目便具备了投产的条件,但因供电问题扯皮耽误了一年多时间,直到201171日才开始投产。

  为了能够获得投产,减少损失,翔吉铝业在2011630日与隆林电业公司签订了《供用电合同》(高压),合同期限一年。

  吴堪吉表示,这份《供用电合同》完全由隆林电业公司主导草拟,根本没有按照《投资合同》去认真落实有关事项。

  主要差异有:一是擅自增加收费项目。《投资合同》约定隆林优惠电的计价是上网价+过网费+输变电损耗+国家和广西收取的附加费,共4项费用,但在《供用电合同》中则变成了两个电价,而且平白无故地增加了一个0.052/度的超高压过网费;二是随意增收费用。《投资合同》中是没有供电成本的,而在《供用电合同》中,又增加了用电方自签订合同日至2011123124时止,向供电方交纳416万元供电运营成本的条文;三是曲解大网电价。《投资合同》中约定,购大网电的电价按平果电解铝电价执行,而在《供用电合同》中,隆林电业公司擅自改变为按广西电网销售电价文中平果电解铝电价执行,与《投资合同》中的原文和原义大相径庭。

  翔吉铝业自始至终希望落实《投资合同》,每次上交电费都是按《投资合同》中的优惠条款走。但隆林电业公司(注:20146月改制后,即为隆林供电局)不认同《投资合同》中的优惠条款,为了促翔吉铝业按电网公司的规定价按时交清电费,先后于201394日、201472日、2016620日、20169124次拉闸断电。翔吉铝业为了尽快恢复生产,减少损失,又不得不违心地按隆林电业公司的要求交清电费。

  恶意断电行为导致翔吉铝业116台电解槽均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坏。截止2016年底,翔吉铝业在产电解槽因损停运累计70台,停槽比例高达三分之二以上。

  恶意断电后,翔吉铝业维修费用支出、单位能耗上升消耗了大量资金,使得现金流量逐年减少。

  为了生存,翔吉铝业不得不于201874日向广西高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隆林电业公司退回多收的电费、补回已收的电费差价、赔偿强行拉闸停电停产损失、赔偿因被迫减产造成固定成本损失。

  

 《专项审计报告》结论

  经审计,20117月起至201812月原告实际已付电度电费共计2,156,120,751.82元。

  经审计,对按《铝板带材项目投资合同书》,桂工运行[2015]985号文以及桂工运行[2016]414号文的电费优惠规定,原告从20117月起至201812月应支付电度电费共计1,889,205,835.76元。

  经审计,截至201394日原告累计应付隆林电业公司电度电费578,734,307.33元,截止至201394日原告实际累计已付电度电费 752,796,135.00元,原告多付电度电费174,061,827.67元,原告未拖欠电度电费。

  经审计,截至201472日原告应付隆林电业公司电度电费925,961,540.36元,截止至201474日原告实际已付电度电费1,082,453,316.02元,原告多付电度电费156,491,775.66元,原告未拖欠电度电费。

  经审计,截至2016620日原告应付隆林电业公司电度电费1,451,429,887.37元,截止至2016620日原告实际已付电度电费 1,668,465,566.82元,原告多付电度电费217,035,679.45元,原告未拖欠电度电费。

  经审计,截至2016912日原告应付隆林电业公司电度电费1,502,919,806.25元,截止至2016912日原告实际已付电度电费 1,755,070,542.63元,原告多付电度电费252,150,736.38元,原告未拖欠电度电费。

  经审计,截至20181231日,原告累计应付隆林电业公司电费1,889,205,835.76元,原告实际已付电费2,156,120,751.82元,原告多付电费266,914,916.06元,原告未拖欠电费。

  经审计,按《铝板带材项目投资合同书》第三款第二项约定的优惠电费差价补回条款计算,20078月至20116月应补回原告电费差价142,070,531.54元。

  另外,经广西分所测算,翔吉铝业2017年按实际产量生产造成的固定成本损失为93,663,145.38元。其中,固定资产折旧成本35,567,257.79元,财务利息成本40,377,761.67元,固定电量损耗成本10,492,654.42元,固定人工成本7,225,471.50元。

  经广西分所测算,翔吉铝业2018年按实际产量生产造成的固定成本损失为90,453,203.52元。其中,固定资产折旧成本34,797,347.42元,财务利息成本39,447,313.36元,电量损耗成本9,206,616.84元,人工成本7,001,925.90元。

  

 

 

编辑 : 左宗鑫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维码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顶部